协鑫集成(002506.CN)

蹭军工概念华昌达5连板后炸板 军工子公司陷资金链危机业绩转亏

时间:20-08-19 08:0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蹭军工概念华昌达5连板后炸板,军工子公司陷资金链危机业绩转亏

蹭上军工概念华昌达5连板,不过其军工子公司却陷资金链危机业绩转亏。

8月17日临近午间收盘,华昌达突然上演了一出“极限拉升”:短短数分钟内,股价由跌幅3%左右突然升至涨停。截至下午收盘,华昌达股价被封死在涨停位置,当日报7.04元/股,对应市值42亿元。

这并非华昌达首次涨停,自8月11日以来,华昌达股价已经连续收获5个涨停板。而从7月份至8月17日,华昌达股价已上涨98.9%,市值增加近21亿元。

“一地鸡毛”的华昌达股价缘何大涨?从基本面上看,此轮暴涨似乎与旗下业务涉及军工概念有关。5连板后的17日晚间,深交所对华昌达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涉及军工概念子公司的经营情况,以及是否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另外,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质疑,华昌达是否有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股票交易、拉抬股价以配合股东减持等情形。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单从收入来看,华昌达来自军工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较小,且呈连续下滑趋势,其2019年该部分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仅为2.6%,能否带动整体业绩很难判定。

同时,华昌达正处于严重危机中,业绩连亏。2019年,华昌达实现归母净利润-15.4亿元,亏损额约合上市以来全部净利润之和。7月份公布的2020年半年报预告则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昌达还将预亏8000万元至1.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其前实控人颜华于2017年11月出境,至今未归,华昌达目前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军工概念引发暴涨?

相关公司陷资金链危机业绩转亏,军工业务占比仅2.59%

华昌达是一家智能型自动化装备系统集成供应商,主营业务为自动化智能装备的自主研发、设计、制造,安装调试,售后服务,应用场景主要为汽车及工程机械行业。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华昌达股价上涨主要与涉军工概念有关。

公告显示,华昌达的确有部分业务涉及军工。2019年年报中,华昌达明确表示,公司长期积极致力于汽车、军工等众多领域。7月18日,华昌达在对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中同样声称,其子公司西安龙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西安龙德”)主要产品为碳纤维复材设备、军用加固式显示设备、军用无人机,涉及军工业务。

记者注意到,西安龙德并非华昌达自己孵化的企业,而是由华昌达通过并购而来。2016年2月,华昌达与西安龙德原实控人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9100 万元交易价格买下了西安龙德全部股权。并购协议显示,2015年1-11月,西安龙德营业收入为1821.02万元,净利润340.55万元。到2018年,西安龙德的营业收入已高达6743万元,净利润为1328万元。

不过,随着华昌达2019年原控股股东颜华“远遁”海外、母公司公司债务危机持续发酵,西安龙德也被拖下水。

2019年,西安龙德营业收入2994万元,同比下滑55.6%;净利润亏损2285万元,同比下滑272%。在年报问询函回复函中,华昌达将西安龙德亏损矛头指向了由颜华导致的资金链问题:颜华涉诉讼导致华昌达持有的西安龙德股权被冻结,西安龙德丧失融资能力以致资金短缺、其他形式获取资金的成本过高、最后资金紧张引起员工流失影响了项目进度。

单从军工板块看,2019年以前,华昌达军工板块的收入就已呈现出大幅锐减趋势。2017年,华昌达军工部分收入为1.51亿元,2018年该部分收入下滑至7340万元,至2019年进一步下滑至4097万元,年均降幅为36.5%。其2019年军工收入占当年总营收仅有2.59%。

8月17日晚的关注函中,深交所同样重点提问了西安龙德的经营现状,要求华昌达说明该公司目前的生产经营状况,在手订单及执行情况、订单获取情况、销售确认及客户回款情况,以及相关业务对公司业绩是否具有重大影响等。

华昌达基本面已改观?

债务危机依旧,多家子公司陷资金链危机,去年有子公司近半员工离职

不管华昌达的军工业务是否能支撑股价,仅就当前情况看,华昌达经营上仍面临债务危机。

2019年,华昌达巨亏15.4亿元,数额几近于2011年上市以来的全部净利润。2020年业绩预告则显示,华昌达上半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8000万元-12000万元,原因除了受新冠疫情影响外,也与公司有息负债导致的财务费用增加有关,此外,公司上半年还对诉讼产生的利息计提预计负债,约为1000万元-2000万元。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此前报道,华昌达当前的烂摊子主要是由前董事长、控股股东颜华所致。

2003年,颜华与妻子罗慧二人创办了华昌达的前身十堰华昌达科工贸有限公司,后者于2011年顺利在创业板上市。

上市后,华昌达很快面临业绩下滑局面。为了改善业绩,2014年开始,华昌达开启了一连串激进的并购活动,同一年时间里,华昌达用股权加现金的方式,收购了上海德梅柯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德梅柯)100%的股权。此后数年内,华昌达又接连收购了西安龙德、美国DMW、 W&H Corp。 DMW等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据统计,华昌达自上市以后,共发起收购案件合计9起,涉及收购标的公司11家。

然而,多次并购活动只是暂时性提高业绩,后续留给公司的是资产减值“大雷”。

2017年、2018年,华昌达净利润增速连续出现下滑。到2019年,华昌达当年突然巨亏15.4亿元,相当于2011年上市以来的全部净利润之和,其中由资产减值带来的亏损6.1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中包括计提商誉减值损失3.3亿元。

而此时,颜华早已脱身,据其前妻罗慧透露,颜华已于2017年11月15日离境,理由为国外治病,至今未归。

不单如此,颜华留给公司的还有多笔大额债务及一连串诉讼官司。

离境前,颜华频频通过质押股票借得资金。据统计,截至2017年10月,颜华通过质押股份从质权人处借得资金至少18.17亿元。此外,颜华还伪造公章及相关手续,冒用上市公司名义进行了大量借款或用公司名义提供担保借款,涉及本息金额近5亿元(不完全统计)。由此,华昌达先后被多家企业告上法院,其多数股权及子公司股权也被冻结。

那么,这些问题至今是否已得到解决?

7月17日,华昌达公告称,不单是西安龙德,由于股权及银行账户遭冻结导致的资金紧张,另一家子公司上海德梅柯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2018年员工总数约800人,2019年年末降至450人,减少了约350人,其去年亏损4.06亿元。

该公告还显示,未来6个月内,公司将有3.3亿的银行贷款到期,为避免出现资金链断裂风险,华昌达称计划采取与债权人达成和解以解除“失信被执行人情况”,其他还包括收缩业务以及引入战投等方式筹集资金,缓解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据新京报贝壳财经今年7月份报道,华昌达位于上海的5家公司(分别是:上海德梅柯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上海德梅柯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华昌达智能技术有限公司、迪迈威(上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纬力铵特沫氏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中有三家目前已无经营活动迹象,且工商信息显示,三家公司缴纳社保人数只有个位数,或只有零人。

对此,公司在给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的回函中表示,成立/收购以上三家公司是公司当时为按计划完成公司市场战略布局,优化业务模式,符合公司当时发展需要的战略决策。但自公司受前大股东诉讼影响后,整体经营方向做适当调整,新进员工陆续离职,老员工又回原单位继续上班。目前这些公司正在逐步清理中,迪迈威(上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正在注销。

盘间人为拉升迹象明显,5连板后华昌达炸板

除了近日股价与基本面不符,从交易情况看,华昌达股价人为拉升迹象明显。

8月17日盘间,华昌达股价在临近11点30分才突然被拉升,短短几分钟内就由跌幅3%上扬至涨停,此后一直维持在涨停位置。

当日盘后的龙虎榜单数据则显示,17日买入金额前5名买入总计7021.11万元,占当天总成交金额7.20%。买一为光大证券北京总部基地证券营业部,17日买入1755.59万元;买二、买三分别是东莞证券北京分公司、华鑫证券深圳益田路证券营业部。

当日卖出前五名中,卖一为有“敢死队”之称的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当日净卖出4348.99万元,当日该营业部还出现在洪都航空、协鑫集成(002506)、越秀金控三只股票中。

值得一提的是,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此前报道,华昌达第三大股东王欢玲并非手中股票实际所有者,其曾是一家资管公司深圳和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和汇”)的员工,深圳和汇安排她作为自然人代持公司股份。

今年开始,深圳和汇资金爆雷,今年5月份,深圳和汇提出用“王欢玲所持全部股票以折扣方式抵偿部分投资者债务”的兑付方案。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为了让他们能接受股票,深圳和汇负责人曾作出口头承诺,称可以保证股票涨到7元/股,与8月18日收盘股价大致相当(收盘价为7.06元/股),不过该说法未经深圳和汇方证实。

8月18日,华昌达在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对17日关注函的部分内容作了答复,其表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在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期间未买卖公司股票;未发现近期公共传媒报道了可能或已经对本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未公开重大信息。

18日盘间数据显示,华昌达股票当日又一次涨停,上午9点30分竞价阶段刚结束,华昌达股价升至涨停,不过在14点30分左右,股价突然跳水,当日报7.06元/股,对应市值42.2亿元,换手率高达50.56%。

(文章来源:新京报网)